繼2017年的巴拉刈禁用事件讓國產紅豆的生產安全受到熱烈關注,日前防檢局開放紅豆採收前使用固殺草作為落葉劑使用,再次將國產紅豆炒成熱門話題。

站在農民的角度,我們是支持紅豆使用落葉劑的,但我們並不支持農民用「固殺草」作為落葉劑,因為和先前被禁掉的巴拉刈相較之下,固殺草對我們消費者的健康影響遠遠大於巴拉刈。

以前巴拉刈只要在紅豆收獲前七天按照標準使用,第二天殘留量就消退到0.05ppm,遠低於檢測的容許值0.2ppm,也符合美國規定的0.3ppm、日本0.05ppm,而且巴拉刈沒有移行性,容易被固定分解,沒有土壤殘留問題,而且紅豆有豆莢保護,又是一次就全面採收,遭到汙染的機率很小。說實在的,作為紅豆落葉劑使用的角度上來看,巴拉刈真是沒得嫌。

反觀這次開放的固殺草,因其具有生殖毒性會影響胎兒發育,歐盟早宣布於2018年7月後禁用,並要求各成員國規劃退場機制。此外,固殺草還具有移行性(或稱作系統性),噴在葉片上一樣會進入紅豆仁裡,反而增加我們吃進去的風險。

當年台灣民意為了不讓民眾喝巴拉刈自殺,選擇禁用巴拉刈,但要兼顧農民生計與降低國產紅豆生產成本,對消費者與環境更不友善的固殺草反而因此趁勢崛起,大家會怎麼選擇呢?

 

--

1090623 發布

 

    台灣的農好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